首页 > 资讯 >
《不吹不擂 —— 触梦边界》
发布日期:2021年11月15日  来源: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再度为西岸艺博会带来法国艺术家特展

在今年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汇集了十五位不同年代的当代艺术家的六十幅画作,倾力呈现《不吹不擂 —— 触梦边界》 (Sans tambours ni trompettes – A la frontière du rêve) 法国艺术家特展,展现了法国艺术界最具重量级的部分作品,既有弗朗索瓦斯·佩特罗维奇 (Françoise Pétrovitch) 、贝纳尔·维纳特 (Bernar Venet) 、 严培明 (Yan Pei-Ming)  、亨利·米修(Henri Michaux)、司徒立 (Szeto Lap) 、贝纳德·弗里兹(Bernard Frize)等蜚声国际的大艺术家,也有拉卡朱亚 (Rakajoo) 、亚历山大·雷诺 (Alexandre Lenoir)、塔玛丽· 伯瑞利(Tamaris Borrelly)等炙手可热的后起之秀。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艺术家菲利普·科涅(Philippe Cognée)为此次展览专门绘制了十幅精美系列色蜡画《独游凡尔赛》将在现场呈现。

该展览由法国驻上海文化领事柯梅燕(Myriam Kryger)策展,Margo Renisio担任展陈设计。在60幅画作中,既有布面油彩、色蜡或丙烯画,又有纸上水粉、拼贴、水彩、木炭或水墨画。本次全新展览的画作显示出法国当代绘画的勃勃生机,这个国度依旧在吸引和广招来自不同地域的艺术人才,当然也包括中国。

《不吹不擂 —— 触梦边界》的每位艺术家都以各自的方式,将我们带入未曾开发的精神境地,在梦、梦境、梦魇、梦想…… 之间探索。

本次展览承蒙九家国际画廊、私人收藏家、以及光达美术馆的大力支持和对展品的慷慨出借。其精彩呈现得益于布展设计Ideaa3工作室的鼎立奉献,以及为本展提供优质灯光照明的红日照明公司。

策展介绍:

《不吹不擂 —— 触梦边界》
(Sans tambours ni trompettes – A la frontière du rêve)

策展人:柯梅燕 (Myriam Kryger)
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领事

某日,一位年轻作家去拜见著名剧作家特里斯坦·伯纳德(Tristan Bernard),想为自己新创剧的取名寻求建议。这位在上世纪初以其妙语诙谐,思辨敏捷而享誉整个巴黎的剧作大师是这样询问到访的新锐作家的:

- 小伙子,在您的戏里有鼓吗?
- 没有,老师,年轻人困惑地说道。
- 那么小号呢?有没有小号?
- 也没有。
- 噢,那您就取名“不吹不擂” 吧 !

(注:“Sans tambours ni trompettes”这句法国成语可直译为“没有鼓也没有小号”,意为悄无声息,而非大张旗鼓、喧声夺人。)

在本次展览中聚集的十五位法国艺术家的六十件作品中,丝毫“没有鼓也没有小号”的影子,而是弥漫着一种神秘的寂静,这一寂静笼罩在空荡无人的凡尔赛宫里,游弋于光怪陆离的厅廊之间,这些场景被菲利普·科涅(Philippe Cognée)画作中的蜡所掩埋和讴歌; 这一寂静笼罩着司徒立炭笔下空漠的内室,空间里充盈着秘密和记忆,因时光而凝固,贯穿在超凡的光影技巧之中; 这一寂静笼罩着亚历山大·雷诺(Alexandre Lenoir)梦幻般的水上风景,大气中氤氲着迷离的享乐主义。

在塔玛丽·伯瑞利(Tamaris Borrelly)水彩画所表现的虚幻飘渺,丰富多彩的森林里,“没有鼓也没有小号”,而是树木和想象中的动物; 在弗朗索瓦丝·佩特罗维奇(Françoise Pétrovitch)混合体那迷人轻盈的墨水中“既没有鼓也没有小号”,它们将我们引向一个朦 朦胧胧的神话与传说世界; 而纪尧姆·德热(Guillaume Dégé) 也只不过是在具有虚幻形状和酸性色调的水粉拼贴画中,让婀娜的蛇缠绕其上。于是整个宇宙,物种混杂相栖,大千世界混沌交织,既令人眼花缭乱,又令人心乱不安。

充满诗一般灿烂的大千世界,却又有着令人不安的美丽,被痛苦刺穿并受到生存期限的威胁。朱利安·德·蒙斯蒂耶(Julien des Monstiers)的“memento mori / 勿忘你终有一死” (骷髅)则给予了我们死亡的警示。就像加埃尔·达维奇(Gaël Davrinche)穿戴皱领,面部变形的男子的可怕幻影,以及弗拉基米尔·维利科维奇(Vladimir Veličković)暗色画布上的被悲惨和死亡所笼罩的黯淡凄凉景象, 那里遗弃着的人体残肢很快引来了啄食乌鸦的撕扯。

凡梦和噩梦在光明与黑暗的游戏中交替出现。贝纳德·弗里兹(Bernard Frize)的几何和彩色编织,是按照一定程序规范操作,但又不乏偶然性的成果,亚历珊德拉·鲁索普洛斯(Alexandra Roussopoulos)柔和冷色调中的未来主义线条和贝纳尔·维纳特(Bernar Venet) 的墨色曲线,每个人都以各自的方式,将我们带入未曾开发的精神境地。

在这次展览的作品中,极少能见人在其中,而从远处依稀可见的是幽灵般的身影。他们有时相互靠近,但随后又在符号中溶解, 在亨利·米修(Henri Michaux)的笔下变成节奏和移动。

另外还有两个女人,目光凝重而失落。拉卡朱(Rakajoo)的少女,若即若离,独自呆在咖啡馆里,神情茫然; 而《上海女孩》,有点惊悚,略显胆怯,这个农民工的小女孩是如何看待这个令人不安却绚丽耀眼的世界呢? 正如我们这个时代伟大的肖像画家严培明通过对笔下女孩所彰显的那样,我们希望这位无名小辈,这位在忽视中被忽视的她也能触摸梦想的边界……

参展艺术家:

塔玛丽 · 伯瑞利 Tamaris Borrelly
菲利普·科涅 Philippe Cognée
加埃尔·达维奇 Gaël Davrinche
纪尧姆·德热 Guillaume Dégé
贝纳德·弗里兹 Bernard Frize
亚历山大·雷诺 Alexandre Lenoir
亨利·米修 Henri Michaux
朱利安·德·蒙斯蒂耶 Julien des Monstiers
弗朗索瓦丝·佩特罗维奇 Françoise Pétrovitch
拉卡朱 Rakajoo
亚历珊德拉·鲁索普洛斯 Alexandra Roussopoulos
司徒立 Szeto Lap
弗拉基米尔·维利科维奇Vladimir Veličković
贝纳尔·维纳特Bernar Venet
严培明  Yan Pei-Ming

借展方:

画廊:

A2Z Art Gallery (香港, 巴黎)
Almine Rech 阿尔敏·莱希 (巴黎, 布鲁塞尔, 伦敦, 纽约, 上海)
Danysz 唐妮诗画廊 (巴黎, 上海, 伦敦)
DUMONTEIL 杜梦堂 (巴黎, 上海)
Galerie Christophe Gaillard (巴黎)
Matthew Liu Fine Arts 德玉堂(上海)
PIFO gallery 偏锋画廊 (北京)
Sémiose (巴黎)
TEMPLON 坦普隆 (巴黎, 布鲁塞尔)

私人收藏家:

乔志兵(上海),以及其他收藏家

美术馆:

光达美术馆 ( 杭州)

* 图片由策展方提供